徽风徽韵 其味无穷——观黄梅戏《徽州往事》

故事美。该剧之所以能使普通的观众全神贯注地看下去,是因为它讲述了一个吻合中国人审美心理的故事:一个美丽、聪明的女人在动乱的岁月中如何与命运进行抗争?又如何在爱情、婚姻、礼教的漩涡中挣扎?剧目不仅让女人的命运引发观众高度关注,还运用了设置悬念、情节突转等讲述故事的方法,让观众欲罢不能。时下的戏曲一般都因怕观众提前退席,而不再安排中场休息,但该剧中场休息时,无一观众退场。

黄梅戏《徽州往事》在宁开演,表演艺术家韩再芬带来的意境获评美不胜收

当然,这部剧还有许多改进的空间,如戏剧的张力仍需加强,有些地方空场时间要压缩,歌词和说白的文学性须提升。但是,瑕不掩瑜,就以现在的艺术呈现来看,仍不失为近年来戏曲剧坛上的一部力作。

角色美

经过三年的精心打造,黄梅戏著名演员韩再芬于近日献演了再次以徽州故事为题材的剧目《徽州往事》,连续三场演出,皆座无虚席。从文化主管部门的领导、戏剧专家到普通的市民、农民,无不高度赞扬。比起《徽州女人》,该剧目无论在内容还是在形式上,更加贴近当代人的审美趣味。归纳起来,其美有六点。

在《徽州往事》中,韩再芬饰演了一个美丽聪慧又悲情的传统女人舒香。几乎每一幕,她的戏服都要让观众惊艳一次,或是白得纯洁无瑕,或是红得明艳亮丽,或是绿得清新素雅。不少观众表示:在韩再芬身上,明艳之美和凄清之美都展现得淋漓尽致。

风俗美。一种地方戏区别于他种地方戏的,不仅是唱腔,还有它所表现出来的独特的地域文化。如果一种地方戏没有表现出它所在地域的别样的文化,可以说,它的剧种个性就没有得到完全的彰显,那么,也就无法得到本地和外地观众的赞赏。该剧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其原因之一就是它浓墨重彩地描绘了徽州的地域文化。村庄与家族的合一、浓厚的商业风气、留守女人的坚强干练以及丧葬、结婚、生子、除夕、待客等等,构成了一幅内容丰富、包罗万象的风俗画卷。

韩再芬是公认的东方美人,她曾成功塑造过西施、七仙女、孟丽君、杨玉环等形象。昨天,韩再芬的出场非常特别,她并没有露出真容,只是透过窗纱露出影子,配合着温柔婉转的声音。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亮相非常抓人,立即获得观众雷鸣般的掌声。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歌舞美。黄梅戏的旦角声腔以声音甜美、情感饱满、吐字清晰、行腔自然见长,黄梅戏之所以受到大江南北各类观众的喜爱,与它的这些特点有关。而韩再芬在此基础上,有着更美更动人的歌唱风格,她的声音纯净得没有半丝杂质,如同碧水蓝天;又粗细均匀,亮而圆润,能直透入人的五脏六腑,让你无一处不感到熨帖。更为可贵的是,韩再芬在该剧中的唱腔,吸收了现代流行的音乐元素,使之更切合当代人的欣赏要求。当然,这种吸收,并没有违反黄梅戏的音乐规律,听起来依然有着浓郁的黄梅戏的韵味。黄梅戏比起其它的剧种,舞蹈较为突出,可谓“无动不舞”,而该剧不但发挥了这一长处,还创造了“算盘舞”、“戴镣舞”等舞蹈性的程式动作。曼妙的舞蹈使得舞台自始至终洋溢着悦目的美感。

观众孙小姐表示:这不仅是视觉听觉的享受,也是文化风俗的洗礼。譬如序幕中打更人深夜送信给女主人,敲门之后,闺楼灯亮,舒香打开一扇小窗子,用吊篮将信提了上去。这幕戏传达出的信息是:徽州乡村礼教森严,而女人因丈夫长年在外经商,为避免名誉受损,亦处处小心谨慎。可以看出戏里的每个细节都很有内涵。

音乐美。该剧大量运用了背景音乐,对于描画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徽州的社会气象、渲染特定的环境气氛、透视人物的情感世界,有着很大的帮助。在情节的关纽之处和女主人公命运的突转之时,其背景音乐总能够将观众带到那剧目所表现的时代与环境之中,感受到时代的凄风苦雨和女主人公的悲凉心境。

记者昨天现场感受了韩再芬带来的徽州风情和火爆人气,演出结束后不少观众并未离席,掌声久久不断,直称美不胜收。

题旨美。该剧表现了十九世纪末连绵不断的战争和烧杀抢掠的匪患给普通百姓所造成的苦难生活,它以一个女人的悲苦命运,形象地说明了这样一个道理:没有和平的环境,没有稳定的社会秩序,既不可能有繁荣富强的国家,更不可能有个人的幸福生活。平安,才是百姓最大的福祉。看了这部戏的人,会为自己生活在和平盛世而感到幸运,会珍惜当下这种海晏河清的大治局面。

一种地方戏区别于别的地方戏的,不仅是唱腔,还有它所表现的独特地域文化。《徽州往事》浓墨重彩地描绘了徽州的地域文化。村庄与家族的合一、浓郁的商业风气、留守女人的坚强干练以及丧葬、结婚、生子、除夕、待客等等,构成了一幅内容丰富、包罗万象的风俗画卷。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柏 岳

自创舞种新颖有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