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不要乱了方寸

新闻背景

一些京剧艺术节华而不实、名角儿误导青年演员、京剧中专面临生存困境李世济、梅葆玖、谭孝曾、叶少兰、杨赤、张克等专家为京剧传承把脉

日前,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和《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京昆室主任卢展工率全国政协京昆室专题调研组赴江苏调研。调研组走访了南京、苏州、常州三市的部分戏曲院团,戏曲人才问题成为重点关注问题之一。戏曲人才是戏曲传承的根本和关键,涉及从戏曲本体到整个社会文化环境所共同构成的综合问题。如戏曲院校的人才培养、戏曲院团机制、戏曲方面的相关政策以及社会对于戏曲生态和传统文化的重视程度等。本刊记者以此次调研为契机,对此进行了深入采访,请多位委员和学者为戏曲人才问题把脉、开方。

名角儿要做好榜样

思考之一:教学可否适当回归传统?

现在某些所谓的名角儿是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破坏京剧艺术!
在刚刚闭幕的全国政协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孝曾难掩自己的愤懑之情,他们在舞台上表演时,丝毫不注意自己的动作和唱腔,这些不正宗的表演不仅会影响观众的欣赏,更会误导一大批青年演员。谭孝曾发现,很多错误的动作和唱腔如今竟成了青年演员学习的范本。任何人都要对自己的艺术负责,特别是那些名角儿
,因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年轻的一辈。谭孝曾说。

戏校是戏曲人才成长的摇篮,戏校的教学质量是戏曲人才质量的保证。谈到戏曲人才的培养,全国政协委员、京昆室副主任叶少兰说:人才是戏曲的生命与未来,戏曲人才培养的核心就是重视基础教育。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孝曾则言简意赅:戏曲人才问题的根儿就在戏校!他认为戏校教学可以适当回归传统。

除了舞台演出,一些京剧电影中的表演也非常不正宗。影片中很多演员的表演都不过关,难以为青年演员树立好榜样。
谭孝曾说,电影的传播力和影响力要比舞台演出大得多,犯一点儿错误都会被无限放大,因此我建议邀请正宗流派的传人以及当代艺术家担任京剧电影的主要演员。

在谭孝曾看来,戏曲人才的特殊性决定了戏校在教学管理上还不能与综合性大学趋同,传统科班的一些教学方式在戏曲人才培养中仍可借鉴,如放假制度。戏曲人才的培养是异常艰苦的过程,戏曲演员讲究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据悉,富连成科班一年当中只在过年期间的大年廿三到廿六放假,廿七就要回到科班继续练功、演出,演出也是一天两开箱或三开箱。经过这样紧张和艰苦的训练后,演员功底会很扎实,戏曲名角儿辈出。新中国成立后,戏校培养学生也是非常严格的。谭孝曾由戏校出身,他说,自己在上戏校的时候,是寒暑假期间也只能休息半天,另外的半天仍要返校练功。而相比早期的戏校,现在的戏校似乎渐与普通院校趋同,学生放假休息时间多而集中练功时间少,这对于出人才有些不利。

在今天,一谈到京剧,我们似乎就无法绕开传承二字。一门拥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艺术如何在信息时代生存发展?这的确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如今的孩子为什么不喜欢听京剧、唱京剧?在全国政协委员、青年京剧演员张克看来,电视媒体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央视戏曲频道有个栏目叫《戏迷乐园》,有一期节目是让年幼的孩子们学唱名剧《龙凤呈祥》。孩子们根本不了解故事背景,只是听几遍原音,怎么可能唱得好?很多家长看了节目之后,发觉京剧竟然如此难听
,就更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学京剧了。 张克表示,
这样的节目初衷是好的,但它对京剧传承产生的影响却可能是负面的。

在教材方面,谭孝曾也建议对传统有所恢复,如可否恢复曲牌教学。他认为,现在龙套演唱的曲牌几乎都用乐队吹奏,长此以往就无人再会演唱曲牌了。龙套演唱曲牌,不仅烘托舞台效果,还可以促进演员练功,老一代演员多受益于此。

要么缩减开支唱小戏,要么企业投资搞大片。现在有些所谓的时尚京剧在布景和声光效果方面花了大钱,结果舞台效果出来了,却影响了演员的状态,让他们无法全身心投入到角色的表现创作上,这根本是本末倒置。
年届八旬的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世济对此表示担忧。

在教学方法上,谭孝曾强调,戏曲教学一定要注重口传身授的方式。口传身授是一个字、一个动作地慢慢教,尖团字、辙口、身段只有老师教得细致,学生才能记得实、学得深。

谭孝曾对李世济的观点十分赞同。最近流行请其他行当的导演跨界执导京剧,但试问,京剧是导演的艺术吗?显然不是,京剧是演员的艺术!当年的四大名旦哪个不是自编、自导、自演?
谭孝曾说,请导演执导京剧不是不可以,但一定要根据演员的特点选导演。现在有些导演声称要把京剧排得不像京剧
,还说要给传统京剧掸掸尘 ,我认为这完全是在花钱请人毁京剧!

叶少兰持同样观点:没有扎实过硬的基本功就没有戏曲艺术,就没有创造和表现艺术的手段。要掌握唱、念、做、打、舞,手、眼、身、步、法等四功五法的基本功,途径只有一个:勤学苦练、尊师重道,速成和嫁接可出不了人才。电视、录像等方式固然是一种学习方式,但无法让演员知道身段和唱腔的真正标准在哪里,无法了解为什么要这样去唱、去做!因此老师的口传身授是很重要的。

在谭孝曾看来,比这些胡闹式的演出更可怕的,是那些大大小小的京剧艺术节与评奖。如今的京剧艺术节和奖项多如牛毛,但真正能够通过评奖在舞台上落脚的戏却没有几出。
谭孝曾表示,办京剧艺术节、搞京剧评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搞政绩工程吗?是为了让名角儿出风头吗?都不是,是为了培养京剧人才。但试问我们的京剧艺术节和评奖究竟选出了多少好苗子?坦率地讲,少之又少!

戏校不同于普通院校之处,还在于对学生须做到因材施教。因材施教需要老师以丰富的舞台经验来判断和教导,所以老师的选拔也是非常重要的。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剧协一级编剧侯露讲了个故事:某大学曾聘任她担任戏曲创作方面的客座教授,但在给她的申请表格上,主要考核项目是在国内外公开发表的论文或专著,这让她有点为难。侯露觉得,戏曲教学应重在考核教师的实践经验,是否发表了论文、专著等只能作为辅助条件。

京剧人才培养应回归中专

对于戏校的收费问题,在《政策》中有一项新规定,就是对中等职业教育戏曲表演专业学生应实行免收学费,对此侯露深表认可。她说,现在的戏校,尤其是地方戏校,招生上并不景气,愿意让孩子学戏曲的家长很少,有的戏校在生源上甚至难以为继。缺乏生源,戏曲人才从哪里来?她又说,学戏曲的孩子多半出身贫门,很希望《政策》规定的这一项细则能够落实得好,这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情。在此次京昆室的调研中,侯露看到江苏常州等地招收戏校学生已经开始由当地政府承担学费,她说她和调研组的委员们感到很欣慰。

事实上,与京剧艺术节及评奖的不给力相比,国内京剧教育水平的持续走低,才是导致京剧人才面临断档的根本原因。大家都知道,培养一位京剧演员最为关键的时期是在10岁左右,因此,依靠大学培养京剧人才的思路并不科学,中专教育才是最行之有效的培养模式。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杨赤说,然而,现在国内京剧中专教育的师资和生源都十分匮乏。一所中专计划招收40名学生,来报名的却只有27个。问及原因,年轻人回答:我唱得再好,以后又能怎样?的确,以京剧的现状而言,很难说服年轻人在练功房里辛苦练功艺术毕竟不能单靠精神来支撑。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对京剧教育的困境也表示了忧虑:高校待遇好、地位高,因此大多数京剧老师都愿意去大学当教授,很少有人甘心在中专当老师。

澳门新葡亰网址,思考之二:靠流动来解决断层与积压

尽管现状不佳,但以张克为代表的年轻一辈还是对京剧的未来充满了希望。如今了解和熟悉京剧的人的确不如以前多了,我们必须努力思考,如何才能培育观众、吸引观众?
张克说,我准备了一个《以戏歌为载体,传播祖国传统道德文化》的提案,呼吁政府及教育主管部门把京剧编成朗朗上口的歌曲,通过戏歌进校园的方式,让更多的孩子对国粹艺术产生兴趣。

对于调研中关注的院团行当不全和人才断档的问题,委员们认为,这是当前戏曲界存在的一个普遍问题。而通过栽培和扶植年轻演员来完善戏曲人才梯队结构,是委员和专家们所一直力倡的。

此外,不断求新求变也是京剧吸引观众的一记妙招。现在有些剧团在尊重传统的前提下,用现代的词句表达剧情,这十分有助于让观众耐心地欣赏完整场演出。张克说。

谭孝曾认为,老北京京剧团和今天的北京京剧院,在扶持青年演员上所积累的经验值得借鉴。过去我父亲谭元寿所在的老北京京剧团,在马、谭、张、裘、赵当头牌的时候,不但这些老艺术家本人对当时的青年演员加以扶持、提携和传帮带,剧团本身也给青年演员创造了许多上台演出的机会。老北京京剧团的眼光不拘囿于青年演员的演出票房不好,亏损的部分通过晚上头牌演出的票房收入来贴补,为的就是培养青年演员。今天,北京京剧院采取青年演员擂台赛等多种形式扶持青年演员,使得剧团迄今能够保持非常完整的人才梯队结构。

了解和学习京剧艺术,是传承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的有效手段。有个初二的女生,因为参加了京剧学习班而懂得了孝道,回家后主动给母亲端洗脚水。蔡元培先生曾说过,艺术教育具有辅德性
,这句话在今天依旧适用。我们应当通过京剧艺术,以美启真,以美启善,让伟大的中华文化生生不息地繁衍下去。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表示。

当前,在戏曲人才方面,有一个悖论:一方面,戏曲院团多存在一个戏曲人才断层的问题;另一方面,戏曲人才的积压和浪费现象也是大量存在的。对此,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中国戏曲学院教授傅谨指出,目前较大的戏曲院团里红花少,绿叶多,很多优秀人才不能人尽其用,造成浪费。所以有一些优秀的青年演员选择走出剧团,单独组建班底。但是出走后,没有了剧团的依托,失去了发展的环境,在一些政策上又享受不到优惠,最后不得不回到剧团。为此傅谨建议,对于拥有丰富人才的较大院团,可以尝试设立多个分团,鼓励那些基础好也有艺术追求的中青年演员组成他们自己的演出团队,去开拓市场,建立观众群。年轻人的成才要通过舞台历练,进而找到自己的表达方式和表演风格,通过各种形式的历练,促进优秀表演艺术人才尽快地形成独特风格,成长为成熟的表演艺术家,甚至创造自己的流派。

对于戏曲人才断层与积压两种现象并存的现状,委员和专家们指出,戏曲人才需要流动,尤其在中心城市和地方之间,要在体制上创造畅通的渠道,在公共资源上保持平衡的配置。通过流动,拓展空间,让戏曲人才更好地发挥作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