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剧协副主席:娱乐化路线难让戏曲成为“中国芭蕾”

什么时候中国的戏曲能像俄罗斯的芭蕾、意大利的歌剧一样,成为世界观众熟知的国家名片?我们必须创新表达方式、注重包装设计。

全国人大代表沈铁梅,现任中国剧协副主席、重庆市川剧院院长,被公认为“川剧历史上前无古人的声腔第一人”。此次两会,沈铁梅对包括川剧在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保护问题格外关注。她表示,现在川剧发展面临着人才匮乏的问题,重庆各个区县的川剧团基本都已经消失了,需要引起上级部门的关注。为了鼓励更多的人走进这个行业,她建议国家对非遗传承机构和个人适当免税。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沈铁梅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做出上述表述。被誉为川剧皇后的沈铁梅出身梨园世家,是重庆市川剧院的院长。

谈文化走出去

她说:目前中国戏曲走出国门主要还是通过娱乐化和大众化的手段。戏曲一般是综合节目的一部分,常常以广场和火车站为舞台,而且大多是免费观看的。

首先要有文化自信自信了才有底气

娱乐让人遗忘,艺术让人铭记。她说,大众化的路线很难把中国文化内涵呈现给外国人。中国应该集中力量,结合西方艺术的表现方式,打造一部一部完整的、精品的戏剧推向国外。

新京报:今年2月1日,你带队在第48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颁奖晚会上表演了原汁原味的川剧《凤仪亭》,20分钟内收获9次掌声。“原汁原味”的表演体现在何处?

别以为外国人看不懂戏曲。沈铁梅说,自己曾带领团队在2012年前往美国林肯艺术中心演出由川剧融合交响乐打造的歌剧《凤仪亭》,引起了强烈反响。

沈铁梅:这个演出是在一个比较大的国际电影节里展示中国传统文化,他们的艺术总监在邀请函当中就说,我们不需要跨界,我们需要一个原汁原味的东方艺术。

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公布了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其中明确提出,鼓励文化企业对外投资合作,推进文化产品和服务出口,努力开拓国际文化市场。

其实,在此之前,《凤仪亭》这出戏多次走出国门。第一次是在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用音乐的形式展示川剧艺术的魅力。第二次是2012年美国林肯艺术中心邀请我们,在美国导演的指导下,用美国的舞美风格制作了一台新歌剧,穿戴不是戏曲的。这次鹿特丹电影节,我们把原汁原味的川剧表演,以及川剧的打击乐和唱法在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上展现,完整地进行了一次中国艺术的呈现。

我们的戏曲文化也需要转型和创新,才能更好地走向世界。她说。

新京报:之后,你又携《金子》亮相柏林第36届IMZAvantPremière“首映之前”影视节展。你觉得中国文化走出去,最重要的是什么?

沈铁梅:文化走出去,首先要有文化自信,自己自信了才有底气。在柏林影视节展播放了《金子》以后,就有很多演出策划、电视发行来找我们,谈合作意向。我觉得此行很有收获,因为让他们了解了中国文化。不能只是我们一直接受西方的文化,比如西方的歌剧、西方的唱法,而不向西方人展示中国传统戏曲的内涵和魅力。

澳门新葡亰登录入口,谈非遗商业化

非遗消失了商业价值也就无从谈起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中国戏剧独特的表演方式,和西方歌剧有什么不同?

沈铁梅:中国戏剧和西方歌剧不一样。我曾和一名西方艺术人员有过一次对话,我说,中国戏剧表现人物是通过写意夸张的方式,例如,通过“手眼身法步”来表现人物。他说,古希腊的歌剧也是这样做的。我不同意他的观点,的确,古希腊的歌剧会有很夸张的表演,也有面具的使用,但是中国戏剧还是有独特的一面,它有一个“框”,你的动作、你的行走、你的说白、你的手法,必须符合规范,必须是川剧的手段,和古希腊戏剧都不一样。

新京报: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在哪里,怎样才能和商业有一个很好的结合?

沈铁梅:商业价值需要商业人才来发现,我们作为传统文化的传承者,就是要把它的这种艺术价值保护下来。比如,在凡·高博物馆,我发现凡·高的价值不仅仅是画本身的价值,他们制作了印有凡·高画作内容的鼠标垫、杯子等,这就需要商人去发现。不能让我们去寻求传统艺术的商业价值,我只保证把我的作品演好,把传统艺术传承好。

新京报:川剧或者其他非遗在商业化方面存在哪些问题?

沈铁梅:问题在于搞商业的人不懂非遗,这个行业需要一些专业营销人。说句实话,现在很多非遗真的不被人认识,还有漫长的路要走。但是,只有把这些艺术保护下来才有价值,才能找到知音。如果都不存在了,商业价值也就无从谈起。

谈川剧传承

缺失人才重庆各区县川剧团所剩无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