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的不可言说之痛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Monkey Makes Havoc in Heaven 是《大闹天宫》?Running in the Night
是《夜奔》?The Cosmic Blade 是《宇宙锋》?《单刀会》翻译成Lord Guan
Goes to the Feast ?《贵妃醉酒》翻译成Drunken Concubine
?一京剧主题微信公众号近日发表文章,列举多部戏曲剧目翻译中出现的乌龙,作者是外语专业学生,称给外国朋友推荐中国戏曲很尴尬,一些剧目没有英文字幕,有英文字幕的又从标题开始就让人抓心挠肺。

来自中国的大型原创京剧《赤壁》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八块大屏幕上同时亮相,让世界各国游人体味到了中国国粹艺术之美。不难注意到,在整个45分钟的播放中,均有主持人甜美的英文解说和清晰的英文字幕,尤其是对相关京剧人物角色及其在传统京剧中的地位等,单独配以英文文字重点介绍。但是,仍然有游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节目完全可以和林肯中心的节目相比,只是由于语言的障碍我弄不懂剧情及文化背景。

翻译的困境往往不在于语言,而在于文化。譬如向西方人介绍一道中国菜佛跳墙,逐字译出不免令人一头雾水,把食材、佐料尽数嵌入译名,又不免索然无味。剧名如此,唱词则更为复杂,苏三离了洪洞县等叙述性文字尚可直译;面对良辰美景奈何天等抒情性文字,译者就不得不研究故事情境以及人物身份、性格、心理之后再下笔,简单译成多美好的景色,多美好的时光显然不妥;更不必说像坐春闺只觉得光阴似箭,无限的闲愁恨尽上眉尖等戏曲文本中常见的中国古典文学底蕴丰厚的用语,如何为春闺闲愁恨找到恰如其分的英文对应短语,这都是技术难题。从戏曲文本理解为白话文,到直译为英文,再找寻与西方文化对应的遣词造句方式,至少三重转换,译者几乎没有捷径可走,还需要照顾到戏剧性,如上面提到的文章中列举的,将浅易的kill换为更有画面感的strike
her head,将直白的wait for your order换为更有奴才相的say the word, your
lordship,翻译之难,几乎不亚于重新创作一部英文剧本。

出于对外演出市场的客观要求,加强京剧外译,突破唱词、念白翻译中的语言障碍已经成为业内关注的热点。

技术层面的困难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观念层面。戏曲翻译虽然和影视剧翻译一样,最终都会以字幕呈现,但戏曲翻译的功能和价值绝不止于字幕,译者不能把它当成影视剧台词文本,用同一种方法去翻译。影视剧字幕最重要的功能是传递信息、为讲述故事服务,戏曲文本则首先是文学作品,它是戏曲艺术的一部分,不是辅助性、功能性的存在,其语言文字的审美价值及所承载的文化内涵,比传递信息、讲述故事更为重要。剧场呈现字幕的空间有限,观众欣赏一部戏曲作品的时间有限,一次欣赏其实不可能完全领悟作品的全部内涵,即使母语是中文的观众也是如此,这决定了译者对待戏曲文本,要像对待文学作品那样,按照信达雅的标准,译成一部观众可以反复阅读、品味的译本。不能贪心,试图化繁为简,让观众多快好省吃透所有内容,更不能不走心,以为字幕不过是演出的配角
,译得貌合神离。

双语字幕错误百出 唱词韵味难被保留

更为细致的问题是:韵文还是散文?原汁原味还是浅显易懂?中国剧协副主席、戏曲学者季国平的《中国戏曲,不能在翻译中迷失自我》一文认为,在国际传播中,戏曲一词的英译C
hinese Traditional
Opera可直接音译为Xiqu,以此类推,京剧一词的英译Beijing
Opera可直接音译为Jingju,因为中国戏曲和西方戏剧Opera是截然不同的。日本也有这方面的例子,如歌舞伎音译为Kabuki、能乐音译为Nogaku,既体现着文化的独特性,又体现着民族的文化自信,没有将自身纳入西方话语系统,反而更有益于传播。仍以中国菜为例,佛跳墙真正吸引人的,不是这个名字如何得来,而是它作为一道菜的色香味,是先有这道菜,后有名字。戏曲作为视觉、听觉艺术,唱腔、表演,舞台所展现的冲击力,会先于唱词文本抵达观众的感官,观众在感官上为这门艺术所征服,自然会关心其背后的文本乃至文化,很多青少年因为喜欢一部外国影视剧而去学习一门语言,甚至探索一个国家的历史,也是这个道理。

针对老外的京剧专场演出,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已经出现,当时就配备了英文字幕。不过,演出的剧目往往局限于《闹天宫》、《八仙过海》等情节较为简单的武打戏,外宾难以窥到京剧全貌,有的外宾甚至产生了京剧仅仅就是武打、唯一主角就是孙悟空的片面认识。如今,给京剧配上英文字幕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业内人士日前却向记者透露,翻译不规范、不恰当或是漏字母、漏单词甚至翻译错误的现象时有发生,某些剧目英文字幕的错误率竟然达到20%,一些翻译不恰当的地方不仅词不达意,甚至还与戏曲原意南辕北辙,引起外国观众哄堂大笑。比如《大闹天宫》中,孙悟空腾云驾雾的祥云被翻译成了吉祥的泥块,木鱼译成了丧钟一位英国京剧发烧友说,外国人看京剧英文字幕时,常常感觉翻译得莫名其妙,有时是相当可笑。比如表现古时战争场景,将军发号施令完毕,士兵齐声应答好,而此时的英文翻译竟是OK。OK是美国英语中极为口语化的词汇,怎能用于几百年前的战场情景?

电视剧《北平无战事》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方步亭倒译辛弃疾词《鹧鸪天》,他先念出英文大意:骑上马我们追赶少年时光,追到今天才发现我们已经变了模样,春风吹绿了原野,吹白了我们的胡须。我们还能干什么呢?把那本一万个字的理想送给庄园主,让他去种自己的树吧。
何其沧立刻背出《鹧鸪天》原文,并挑出了一个瑕疵:最后一句明明说的是换一本东家种树的书,怎么被你改成让东家自己去种树了?戏曲翻译类似于诗词翻译,笔者以为,译者应该以这样的技术、这样的态度去面对,翻译传统戏曲中的经典佳作,当如翻译四大名著那样不遗余力,以期为戏曲文化传播打好深厚的基底。语言文字是家园
,虽然展现在舞台上的是唱念做打,但真正在另一个民族的观众心里生根的奥秘,还在文本之中。

为听取外国观众对双语京剧的看法,北京京剧院曾特意邀请百余位外国观众观看京剧《碧波仙子》,为其挑刺。一些观众表示,英文字幕只能表达故事的大致脉络,翻译唱词、念白的大意,还没能传达出中国戏曲的深刻意蕴。至于原有唱词中诗的韵味,更是难以保留。

专职人才缺乏 戏文翻译难做

国家京剧院院长吴江说,国家京剧院在英国演出《野猪林》,在美国演出《花木兰》,在俄罗斯演出《图兰朵》,只要把翻译字幕弄好,观众都看得如醉如痴。现在的京剧院团大多都意识到了英语人才缺乏的问题,也希望对一些有条件的专业演员、演职人员进行英语培训,发展其成为专职翻译人员,但目前很多京剧院团还是没有专职的英语翻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